追蹤
幸福街73號貳樓
關於部落格
來這裡找我→http://imminako73.blogspot.com
  • 217943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平則鳴

沒想到,話題一開竟讓我聽到非常令人痛心的回應……有人說:「呂柏伸?那個老師不是都慫恿學生不要讀完大學、進他的劇團工作嗎?」「這話你們是從哪裡聽來的?」我的臉色一陣青,如果當時是站著,地板被跺爛都不須感到訝異。其實不用想也知道,是與他結下多年樑子的那位「衣夫人」教唆,才使得這一群根本不認識他的學生們對他留下和事實有出入的印象——因為某些人興風作浪,逼得一個好老師離開中山大學、離開劇藝系,時至今日人家已赴其它學校任教,竟還要不斷給不懂事的孩子洗腦?!我難掩心中的憤怒,只是不願對無辜的學弟妹發作。





Jelly和Peter搶在我前面說道:「怎麼會?他是系上最用心的老師!」「他是唯一一個真正願意教學生什麼是導演的人!」而我只說一句:「到底你們看到哪個在劇團做事的劇藝系學長姐是沒有拿到學士學位的?請那個人有證據再來講!」之所以會這麼氣憤,不是因為我和呂柏伸私底下多親近,相反的,我不但同他沒有私交,甚至在大一下學期一度對他非常不滿。他不擅長操弄人情世故,也不懂得巧言令色,那把有話直說的刀子口更是傷人至深,我曾經被他一句話傷得體無完膚,日後足足畏懼了三年、躲了他三年,在課堂以外沒跟他多講半句話;到了今天,每次見到他仍然有種說不出的害怕,可是,我沒辦法眼睜睜看一位好老師遭人抹黑還默不作聲。


我永遠不會忘記大四那年,正在從事保險業務的我讀完上學期就不想繼續唸,加上申請助學貸款零零總總的繁瑣事,令我萌生結束大學學業的念頭,行政單位告知錯過辦理休學的時間只能辦理退學。當時自己一意孤行,到註冊組領取退學申請書讓家長簽好名,各處室走完行政流程、連系主任邱源貴在確認我的意願後也簽名同意了,唯獨導師呂柏伸遲遲未簽;因為一心求去,我甚至請系辦通融直接代導師用印以便完成申請,最後碰得一鼻子灰……畢竟偽造文書是大罪,沒人敢輕舉妄動。


不久後的某一天,人在系辦詢問呂柏伸老師何時有課打算當面再跟他談,一通電話正好從研究室撥進來,呂柏伸老師指名叫我接電話。他在電話那頭對我說:「港妹啊……妳那份退學申請書我永遠都不會簽,只要導師沒有簽名妳就辦不成退學,妳讀到大四下學期了,趕快回去把剩下幾個學分修完,拿個學位回去吧!」與我熟識的人應該知道我有多倔強,已經決定的事從來不是三言兩語能打發,於是我求他、拜託他,希望他能成全自己這個心願。萬萬想不到,他的態度十分堅定,接著說:「妳現在只是一時衝動,根本還沒想清楚,妳知道在台灣有多麼需要這張大學文憑嗎?也許當下妳認為工作很穩定、有沒有學位都無所謂,可是將來有一天如果妳改變想法,想讀研究所或者出國唸書,沒有這個學士學位妳要怎麼辦?我不希望妳到那時候才後悔,只要我還是妳的導師我就不會簽這個名!」


那一天,我是哭著離開系辦,不是為了申請退學失敗,而是從沒想過這個世界上有人逆對方的意只是為對方好。坐在藝術大樓三樓陽台哭了好久,我撕掉手裡那張退學申請書喊著:「既然走不了,那就不走了!」我想,要是我的導師換成其他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做出同樣的舉動!社會上許多人笑著奉送的是有毒糖衣,僅有極少數人怒目施予卻是苦口良藥,感謝這一帖良方使我得以認清:有時候看似走到窮途末路,實際上柳暗花明又是另一村。兩年後踏出中山大學那一刻,我昂首闊步不帶一絲遺憾,多虧生命中有幸遇見真心為教育界、藝文界燃燒自我的師長,呂柏伸——即使他人顛倒是非,就算旁人道聽途說,黃沙終究掩蓋不了珍珠的光芒,傾力付出就配得眾人敬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